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山西前首富我和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华润欠我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育儿

山西前首富:我和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 华润欠我数十亿5月26日,张新明在北京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在与华润的合资公司中,他被“边缘化”了,

山西前首富:我和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 华润欠我数十亿

5月26日,张新明在北京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在与华润的合资公司中,他被“边缘化”了,公司出现了巨亏。新京报王远征摄

四年前一场涉资百亿的收购,对交易双方,都是一段“悲剧”。

收购方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落马。而被外界认为“套现百亿离场”的张新明,近日告诉新京报,他是交易案里的受害者。

从农民到山西首富,再到目前生意“一潭死水”,张新明的人生跌宕起伏。这种起伏,与“政策变化”息息相关。趁着扶持民营企业的春风,张新明崛起于草莽间。而2009年,一场意在压缩民资的煤炭整合运动,则使他的命运面临抉择。

终,“响应政府号召”的张新明,把手中的大部分资产卖给央企华润集团。他说,本来是希望可以跟着央企“赚大钱”。

2013年,《经济参考报》王文志实名举报称,宋林涉嫌在这笔交易中放水。而举报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张新明转手的煤矿矿权已经过期。

5月26日,张新明回应称,他的资产包不存在问题,而矿权也已满足审批条件,但却受阻于山西的煤炭整合。

争议不断的超级富豪

2010年之后,张新明成为了“问题富豪”——他被报道与偷税、骗贷、涉黑等多起事件有关

许久未公开露面,外界关于张新明的猜测不断。有人说,他出逃了;也有人猜测,他可能在接受调查。

“如果有事,今天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5月26日,张新明对新京报说。

2010年以前,张新明是太原乃至山西声名显赫的企业家。在“黑金遍布”的三晋大地,张新明一度控制着两家煤焦化企业、三个煤矿等庞大产业。

借煤价飙升的东风,他多次进入福布斯和胡润发布的内地富豪排行榜。在2005年的“胡润能源富豪榜”上,张新明家族以10亿元的身家,领跑“山西煤老板兵团”。由此,张新明戴上了“山西首富”的帽子。

2010年之后,在公开报道中,张新明成为了“问题富豪”——他被报道与偷税、骗贷、涉黑等多起事件有关;落马被查的原山西省委副书记金道铭、原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等,也被指与张新明有所交往。

轰动的一起,发生于去年下半年和今年初。其间,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两度被《经济参考报》王文志公开举报。举报称,华润以近百亿的价格收购山西金业集团10个资产包的过程中,数十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

张新明正是这些资产包的原实际控制人。他被外界怀疑从这笔交易中套现百亿。这位昔日的“山西首富”与宋林之间,也被质疑有利益输送的存在。

当过武警,23岁开上奔驰

张新明说,他于1986年进入武警学校,契机是“武警从地方上招纳生产经营人才”

“这些全是胡说、诽谤。”5月26日,张新明对新京报表示,他没有什么背景,“我老子是放羊的”,“从小家庭就贫困”。

据《财经》报道,1963年出生的张新明,“20多岁跑出古交,到外地闯荡”;其后在外地接触到了武警部队,“交点管理费、以军队名义挖矿运煤,可躲开诸多监管”。

《财经》报道称,“张新明起家是通过私挖滥采煤炭资源,他在古交开的所有煤矿都是‘黑口子’(无证煤矿)”。

张新明讲述的版本则是,读了一年高中肄业后,他“下过煤窑,拉过平车,当过修理工、装卸工和泥瓦工”,其后他注册企业,往全国各地发运煤炭,“我是一步步干起来的,那里有问题?”

1986年,张新明23岁,“这时我就有了过千万的身家,还开上了奔驰”。

张新明称,他的武警身份是真实的。据其介绍,他于1986年进入武警学校,契机是“武警从地方上招纳生产经营人才”。到1993年,他开始担任内蒙古森林武警总队综合训练基地主任,兼任华北黄金实业集团董事长。张新明称,后者当时的性质为武警的三产企业。

借力“扶持民企政策”起家

“金业的200万吨煤焦化项目,从筹备到建成,仅用了17个月时间。”张新明回忆,该速度堪称“世界之”

按照张新明的说法,他于1999年回到地方,原因系“中央出台决定,禁止军队和武警经商”。

2000年开始,时年37岁的张新明,开始筹备其后来主要的资产——山西金业煤焦化集团。5月26日,张新明几次提及,金业的发展壮大,有赖于踩准了山西大力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步点。

“山西民营经济的发展已经来临,请企业家放开、放心、放胆发展。”2003年,时任山西省省长的刘振华公开宣布,山西省委、省政府“将为民营企业发展创造更宽松的环境”。

金业集团所在的古交市,也于2001年提出了“民营经济强市”的战略。古交市提出,在项目审批、土地出让等方面,“给市场前景广阔、附加值高的民营企业集团‘吃偏饭’”。

“金业的200万吨煤焦化项目,从筹备到建成,仅用了17个月时间。”张新明回忆,该速度堪称“世界之”。

2003年和2004年,受钢铁热销的提振,焦炭价格持续多月疯涨。自此,“煤炭大王”张新明成为了各类富豪榜的常客。

2007年9月至2008年底,张新明三度谋求推动金业集团上市。*ST威达、*ST泰格和大通燃气,均发布过与金业集团商谈重组的公告,但全部无疾而终。

至于张新明热衷上市的原因,有分析认为,这主要是受金融危机冲击,金业集团营收下降、出现亏损,面临“断粮危机”。

张新明否认称,2008年,金业经营并未陷入困境。他提供的一份纳税材料显示,当年,金业纳税6.16亿元。

“上市的目的,是想通过资本市场把企业做大做强。”张新明说,他那时“搞了个大规划”,准备“建设1000万吨的煤焦化园区”。

山西煤炭改革中被整合

张新明称,他之所以作出转手金业集团的决定,是出于“响应政府号召”的考虑

2008年,山西煤炭业的政策大环境大变。

2008年9月,山西省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意见提出,支持大同煤矿、阳泉煤业、山西焦煤集团等大型煤炭生产企业,作为主体兼并重组中小煤矿。

2009年5月,山西省出台《煤炭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规划要求,2011年,全省煤炭矿井数量减少至1000处;到2015年,控制在800处。

在这些政策下,煤炭改革席卷山西。《工人》报道称,截至2009年底,约2000名煤老板退出煤炭领域,1400亿民间资金被挤出。

张新明和金业集团,也无法置身于煤炭改革以外。

张新明称,2009年,他之所以作出转手金业集团的决定,是出于“响应政府号召”的考虑。

金业集团的个“婆家”,是山西省国资委实际控制的大同煤业集团。

据公开报道,2009年9月,同煤与金业签约,拟定以合资公司“同煤金业集团”作为平台,收购金业旗下10个资产包100%的股权。

此后,同煤和金业的合作,一度进展顺利。金业方面提供的材料显示,2009年10月19日、20日和22日,其分别收到同煤支付的款项5亿元、3.95亿元和1.05亿元,共计10亿元。

随后不久,此次合作突然终止。前媒体人李建军在一封公开举报信中称,该笔交易之所以被取消,是“因为山西省一位领导接到举报称,同煤集团领导在上海收了张新明3套别墅贿赂,收购因此被叫停。”

张新明回应说,交易是被同煤方面终止的,“同煤发函告知了意见:是说煤矿的顶板不好,第二是说矿井属于高瓦斯矿井;第三是说,因为跨行业,对金业的煤焦化干不了”。[1][2][3]下一页与华润百亿交易被举报

王文志举报称,华润收购金业集团资产包的对价,比同煤集团的出价高出50多亿元

同煤交易撤出后,华润电力迅速成为了新的接手方。这家香港上市公司,隶属央企华润集团旗下。

2010年2月,华润电力、华润联盛和张新明三方签订了《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根据规定,华润方面以不高于79亿元的价格收购金业集团10个资产包80%的权益。

“合作之前,我不认识华润的任何一个人。”5月26日,张新明称,他与华润交易的牵线人为邢利斌。山西联盛能源董事长邢利斌,曾因“7000万嫁女”而名声大噪。

2009年8月,邢利斌与华润方面共同发起设立华润联盛。工商资料显示,后者的股权结构中,邢利斌一方持股34%。

《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达成后,华润方面将持有的资产包80%的权益,注入到了太原华润煤业有限公司。金业集团以剩余20%的股权出资,换得了太原华润20%的股权。

正是这笔并购,在2013年7月被王文志等人举报。

王文志举报称,华润收购金业集团资产包的对价,比同煤集团的出价高出50多亿元。

张新明解释说,华润的出价,要比同煤低。据他介绍,与华润谈判时,他初提出了80%权益89亿元的价格,后来被华润压价到79亿元。张新明说,同煤当时55%的股权出价62亿元,折合整体权益价格为112亿元。

无效的煤矿探矿权证

原相煤矿采矿证的有效期至2009年2月,在华润收购时已过期

王文志等人还质疑,作为交易标的核心资产的三座煤矿,“主要证件皆属无效证件,评估方法存在严重问题”。评估报告显示,原相煤矿的采矿权的评估价41.69亿元,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探矿权的评估价分别为36.88亿元和4.89亿元。

王文志在举报信中称,原相煤矿采矿证的有效期为,2004年2月至2009年2月,在华润收购时已过期;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的探矿权皆处于过期状态,其探矿权证为无效证件。

三个煤矿矿权出现漏洞的原因,亦与那场山西煤炭资源整合运动有关。

张新明方面提供的采矿证显示,原相煤矿的采矿证有效期,确系截至2009年2月。2010年3月的评估报告称,“金业集团已向国土资源部上报了申请延续的有关材料”。

至于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张新明方面出示了两份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的文件。其中,一份2007年的文件称,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拟同意中社和红崖头两处井田的探矿权转采矿权并划定矿区范围,“现上报省政府,请批示”。

另一份落款时间为2008年1月的文件中,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执法局建议,相关处室按程序给中社、红崖头两矿办理“探转采”手续。

“探矿证转采矿证,政府已经受理了。”张新明说,至于后面采矿证一直没下来,“是政府的问题,不是我企业的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称,任何实际生产的煤矿申请“两证”并无困难,但山西省政府自2009年起大幅提升了煤矿安全和投产标准,顺延了多家矿主的许可证申请,华润电力正好“踩上了点”。

“华润欠我数十亿”

王文志的举报中提及“华润违反协议提前付款”。张新明称,华润至今仍欠他数十亿元

王文志等人的举报,还涉及“华润违反协议提前付款”的问题。举报引用了一份审计署2012年的结果称,华润已经直接或间接支付81亿元收购款,其中违反协议提前支付50多亿元。

而张新明的说法则是,他非但没有从款项支付中获益,华润方面至今仍欠他数十亿元。

张新明称,金业集团先期收到同煤集团的10亿元,华润代为偿还后,已在支付收购款时扣除,“就是本该支付79亿元,只需支付我69亿元”。

2012年,金业集团向介入的审计署提供了一份材料。材料显示,金业集团一共收到华润方面的价款39亿元。剩下的30亿元的债务,则在2011年由太原华润转让给华润信托。金业集团随后在2011年3月从华润信托获得贷款20亿元,年利率17.1%。

“这等于把我的钱贷给我。”张新明称,他当时因为急于偿还民间拆借资金,被迫接受了“债务转给华润信托、高息贷款”的安排。

金业集团提供给审计署的材料显示,2011年3月至2012年10月,金业共向华润信托支付利息5.1961亿元。

曾向宋林“求救”

张新明说,围绕自己的股东地位和企业的发展,他累计共向华润方面寄发了近40封律师函或工作函

“原本是想跟着华润赚钱。”张新明如此解释他跟华润合作的初衷。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双方的合资公司太原华润中,他“被边缘化”了。

据张新明介绍,谈判时,他提出了一些保障自己小股东利益的要求。其中一条为,重大投资经营决策、人事任免,需由全体股东一致通过。

“这些要求,双方都同意了,也写进了合同。”张新明称,双方还约定由金业方面派人担任监事会主席。

交易完成后,张新明发现,情况与双方当时谈的“不是一个概念”。他说,太原华润一直没有宣布监事会主席,也从未召开过董事会和股东会。

2012年11月,金业集团向华润煤业发函,敦促对方“顾全全体股东利益、正视企业管理重大问题”。该函称,太原华润的重大决策、管理层人事调整、经营机制变革,华润方面均是单方面决策、实施,“事前不沟通、事后不知会,阻断了股东知情权”。

“这是当今企业界绝无仅有的笑话。”2011年7月,给时任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的去函中,张新明控诉道。

张新明还为持续亏损感到忧虑。华润电力在2010年的年报里透露,太原华润亏损9530万港元。张新明提供的数据称,自2010年6月至2012年9月,太原华润账面累计亏损10.11亿元。

“我交出的是个盈利企业,现在却连年亏损。”张新明说。

张新明称,华润入主后,金业集团原来的中基层干部,多数已被调整岗位,“换了一批外行的人来管”。

金业集团向华润煤业的去函列举了太原华润存在的种种弊端,比如“矿井基建造价虚高”,“招待费列支数额巨大”,“焦化原料采购混乱、以次充好”等。

张新明说,围绕自己的股东地位和企业的发展,他累计共向华润方面寄发了近40封律师函或工作函,但效果均不理想。

5月30日,新京报就相关问题致电太原华润。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将请示领导。截至发稿,未接到太原华润的回电。

张新明曾在给宋林的函件中称,如果太原华润的境况无法改变,要么“华润把企业退回,金业还本付息”;要么“华润把金业20%的股权收购过去”。

目前,张新明坚称,他不会承担太原华润的亏损。在这位前“山西首富”看来,他才是这起“华润百亿并购案”中的受害者。

“请求您在百忙之中给个主意,救救我们。”张新明曾向宋林呼吁。

张新明的人生脉络

1963年出生于山西省古交市。

上世纪80年代:下煤窑、拉平车、成立运输公司。

1986年进入武警学校。

1993年担任内蒙古森警总队综合训练基地主任。

1999年从武警部队返回地方。

2001年成立山西金业煤焦化集团。

2004年涉邵建伟案被调查。

2005年以10亿元列胡润能源榜第8位,山西位。

2007年-2008年金业集团三度谋求借壳上市未果。

2009年推动金业与大同煤业重组。

据张新明所述和公开报道整理前一页[1][2][3]下一页▼张新明金业集团董事长。2002年进入焦炭领域。2010年,张新明将金业煤焦化集团部分资产以79亿卖给了华润电力。

张新明:我和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

公众对于张新明的评价,可以用“毁誉参半”来形容。尤其在络上,关于他负面报道的搜索量似乎远超对他的正面评价。“经济领域的黑社会”、“政治黑金”等词更像是为这位煤炭大亨量身定制的一样。

从2013年开始,张新明频繁被外界质疑与宋林的关系。不少人怀疑,这位山西前首富与华润集团前董事长一道,炮制了数十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

“我与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张新明近日接受了新京报的专访。他澄清说,他只见过宋林两次,一次是去“告状”;而另一次根本“没说上话”。

2010年河南省公安厅曾以涉嫌骗取出入境证件,对张新明进行通缉。对此,张新明承认其办理过假身份证。“当时我名声大,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证去澳门等地。”张新明如此解释。

“牵手”华润惹非议

新京报:金业集团与华润的并购,始于什么时候?为什么会选择华润?

张新明:在大同煤业集团(以下简称“同煤”)退出两个月以后,华润方面找到了我,山西联盛能源董事长邢利斌是中间介绍人。在合作之前,我不认识华润的任何一个人。

当初与华润的“牵手”,源于政府对产业政策的调整,一是产能9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要被兼并重组;二是要把央企国企引进来。虽然我们金业集团拥有完整且成熟的产业链,具备收购别人的资格,但为了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我们企业引进华润进行全面战略合作,让华润成为大股东。之所以是华润,是因为它的牌子大,既是央企又是在香港的外企;第二是听别人介绍说,华润的管理非常严格。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可以与华润合作。

新京报:公开举报和一些报道称,你卖给华润的资产包,很多是不良资产。且华润给你的对价,也要比之前同煤给的对价高很多。

张新明:金业集团的两个焦化厂,加起来有330万吨产能。还有洗煤厂、电厂、化工厂、三个煤矿,以及一个有400多辆车的大型运输公司,是整合了煤焦化产业的一条龙。可以说,金业集团是山西的明星企业。在没和华润合作以前,金业每年的销售额是80亿-100亿元,上缴税费达15亿。我们企业的好与坏,是有历史依据的。

在收购事宜上,经过多次谈判,华润把我初提出的80%的股权89亿元,压到了79亿元。对于负债,华润只认可正常的银行贷款13.6965亿元,这部分双方按比例承担。其他的工程款、材料款、拆借款,华润全不管。都需要我们来承担。

而同煤初想用89亿元收购80%的股权,我没有同意。后来便以收购55%的股权,对价62亿元成交。总的算下来,同煤的出价要比华润高一些。

新京报:也有质疑认为,2008年,打算借壳*ST泰格时,金业资产包的评估价为63亿元。这也要比华润给的对价低。而且评估三个煤矿的评估公司,是你们找的?

张新明:60多亿元,那只是评估的资产,并没有评估我的资源。我跟华润合作,资源是要给华润的。评估公司是华润请的。我没有与评估公司进行接触,更没有向其付过款。

盈利企业如今“亏得一塌糊涂”

新京报:公开举报称,金业下属的煤焦化厂设备无法正常运行。也有报道说,发电厂等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

张新明:现在基本上处于半停产状态。华润接手四年来,经营状况非常不好,税收没有了,企业利润也没有了。2013年山西省煤炭行业微利经营,一吨焦炭能挣一两百块钱,但太原华润却亏得一塌糊涂。

经营不好的原因是在经营管理上,存有很大的隐患,尤其在人事的调用上。华润入主后,金业集团原来的中基层干部,多数已被调整岗位,换了一批外行的人来管。那些中基层干部,都是企业从起步到投产培养出来的人才。

工厂中还存在倒买倒卖的行为。比如订的是精煤,拉进来的却是原煤;订的是原煤,拉进来的却是煤矸石。更有甚者把公司的焦炭拉出去卖了赚钱。

新京报:你有没有向太原华润反映过你的意见?

张新明:这些不是我能控制的,现在我虽然是股东,但管理层没有一个是我的人。签订协议时,确定了合资公司由双方共同管理,并在重大投资经营决策,人事任免时需全体股东通过方可执行,还约定由金业方面派人担任监事会主席。

但华润一直不执行协议。合作到现在4年多了,既没开过股东会,也没开过董事会。监事会主席的人选,太原华润也没有宣布。

为此我曾找过华润煤业的领导,但对方的回答是,我们这么大的国企让你一个个体户监事?以后再想反映情况,也就不再接我了。所以我只能选择发函,从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到电力、煤炭的领导,我都给他们发过函,但并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

“我是的受害者”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间认识宋林的?

张新明:收购完成两年后的2012年,在山西召开煤炭博览会我才次见到了宋林。我跟他汇报说,现在太原华润存在着倒买倒卖、不作为等问题,也不尊重股东,不开董事会,也不开股东会。当时他有点不相信我的话。

新京报:以后跟宋林还有过接触吗?

张新明:大约隔了一年,过年的时候,宋林到古交基层走访。我接到消息后赶到了矿上。但我根本没和宋林说上话。宋林是副部级干部,我只是一个小个体户,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新京报:现在外界有怀疑,你和宋林是利益共同体?

张新明:我要是和宋林是利益共同体,可能早就进去了。如果华润能相信我们一点,依靠我们一点,也许企业不是现在的状况。

新京报:太原华润的亏损,你会按股权比例承担一部分吗?

张新明:亏损我肯定不会承担。协议上已经规定得很清楚了,公司的重大决策需要通过股东。不通过股东单方面造成的损失,那就该一方承担。

我是这起并购案中的受害者。央企能赔得起,我赔不起。

承认办理过假身份证

新京报:有的报道说,你在山西官场背景深厚,甚至是“第二组织部长”。

张新明:我父亲是放羊的,我家没有任何背景。山西抓了那么多干部,为什么没抓我?事实可以说明,我和这些所谓的官员、腐败分子没有半点牵连。

新京报:你认为,商人应该怎么把握与官场之间的关系?之前还有报道称,你与原太原市商业银行行长吴元关系密切,你曾通过他骗取过贷款。

张新明:和官员来往,就会有风险。不来往,又做不成事。正是因为我和官场不来往,所以我现在不做企业了。

我是吴元那里的贷款户,没有附带任何问题。2004年,有关部门曾对我进行了7个月的调查。结果显示,我没有问题。

新京报:2010年,河南省公安厅以涉嫌骗取出入境证件,对你进行通缉,并悬赏500元。这是怎么回事?

张新明:2009年,我确实办过假身份证。当时我名声大,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证去澳门等地。但用了两次后,我觉得此事不合法,就交回去了。我没有用这个身份证干过任何违法的事情。后来,我主动去河南公安厅接受了处罚。

新京报:现在关于你的负面很多,对你有影响吗?

张新明:我自己没有危机感。如果我真的有违法乱纪,党纪国法也不会容我。但现在我的名声非常不好,这给我的企业带来了很多麻烦,很多人开始疏远我,很多银行和合作伙伴都不跟我合作了。但我也只能面对现实,接受现实。

新京报: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张新明:希望整个社会能够充分地了解我。我没有违法行为。同时,我准备把一个大煤矿进行完善,下一步开工建设。

原标题:山西前首富:我和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华润欠我数十亿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怎么注册微店
电商零售系统
做拼团小程序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