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我丈夫是个美男子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网络

1帅哥汪兆铭四处奔走,撒播革命火种。所到之处,汪帅哥振臂一呼,犹如春雷滚滚,震撼人心,无论男女,即刻目瞪口呆:我靠,这小子好帅啊!连斯文

1

帅哥汪兆铭四处奔走,撒播革命火种。所到之处,汪帅哥振臂一呼,犹如春雷滚滚,震撼人心,无论男女,即刻目瞪口呆:我靠,这小子好帅啊!连斯文帅哥胡适之都私下慨叹:汪兆铭帅呆了,我要是女人,一定要奋不顾身嫁给他!

1907年春天,汪兆铭远赴马来西亚,来到槟州的乔治市。这里华人富商云集,革命党人需要他们贡献银子,买枪买炮,革满清朝廷的命。革命党人先在街边搭了一个戏台,敲锣打鼓,过往华人只以为要唱戏,慢慢聚集。

人聚得差不多了,台上出来一个英俊小生,却不穿戏服,也不唱戏,只滔滔不绝地宣讲革命道理。戏迷们发觉上当,不欢而去,爱国热血男女却越聚越多。英俊小生就是汪兆铭,他越讲越兴奋,高声呼喊同盟会口号: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汪兆铭喊一句,台下听众跟着喊一句。其中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喊得声嘶力竭,喊破了嗓子也不顾。喊着喊着,女子突然喊不出声音来,晕倒在地。

汪兆铭一跃下台,把女子抱在怀中,掐住她的人中穴。女子悠悠醒来,睁开眼,定定地看着汪兆铭说:四哥,你真帅。

女子叫陈璧君,十六岁,富商之女,已在孙中山引领下秘密加入同盟会。因常读汪兆铭的文章,陈璧君对他很是仰慕,听说他到了槟城,特意来捧场,没想到,激动过度手机打鱼靠谱的平台
,当场晕倒。

陈璧君早已私下里探得汪兆铭的底细,知道他排行第四,就脱口叫起了四哥。

谈革命,汪兆铭口若悬河,面对火辣辣的姑娘,倒有点不知所措。陈璧君的一声四哥,你真帅,当即让他红了脸,他抱着陈璧君,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陈璧君嘻嘻一笑,说:四哥,被你抱过了,我就是你的人了哦。

汪兆铭赶紧放手,却再也放不下了。此后的日子里,陈璧君步步紧跟汪兆铭,挑明了要嫁给他。汪兆铭时年二十四岁,已按老规矩在老家订了一门亲,就说:对不起,我已是有老婆的人了。陈璧君说:我打听过了,你只是订了婚而已。就算是你结了婚,也没关系,我给你做妾,也可以的。谁叫我被你抱了呢。

汪兆铭一声苦笑。革命路上,汪兆铭碰到过许多痴迷帅哥的女子,让他一直很郁闷。汪兆铭不仅仅是个帅哥,他是正经中过秀才的人,壬寅年广州府名秀才,一肚子的大好学问,要是不造反,中举中进士,也是不在话下的。让汪兆铭稍觉欣慰的是,陈璧君不是个简单的花痴,她还读书,欣赏汪兆铭写的每一个字。汪兆铭不喜欢人夸自己帅,却喜欢人夸自己文章写得漂亮。

所以,虽然他没有立刻接受女汉子陈璧君赤裸裸的爱,却也没有把她冷冷地推开。

其时,陈璧君已与一个富二代订婚,结识汪兆铭之后,陈璧君只觉得未婚夫浑身透着俗气,越看越不顺眼,要悔婚。陈父坚决不同意,姓汪的是有老婆的人,还是个革命党,时刻可能掉脑袋,跟着他有什么好处,帅能当饭吃?陈母倒是开明,悄悄和陈璧君去相看汪兆铭,听他讲了一番革命道理。一见一闻,陈母对女儿说:女儿你随他去吧,要是真能嫁得此人,那是你的福气。为了表示对女儿的支持,陈母自己也加入了同盟会,还卖掉首饰,拿出私房钱,资助陈璧君跟随汪兆铭出生入死。

2

从新加坡到日本,陈璧君与汪兆铭形影不离。三年过去,陈璧君成了一个能玩弄刀剑的职业革命者,和汪兆铭成了合作默契的战友,他们的爱情却一直没能开花结果。汪兆铭说:革命不成功,我没心思谈情说爱。

清朝末年,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发起了一次又一次起义,均以失败告终。除了起义,革命党人还热衷于暗杀,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府县官吏,逮住机会就杀。虽然不能翻云覆雨,也能大快人心。汪兆铭乃《民报》主编,同盟会一支笔,主要负责造声势和筹集革命经费,孙中山并不需要他冲锋陷阵,只因有人讥诮他是个只会空谈的口头革命者钨棒
,他才拍案而起,要干一件大事。他要干掉当时中国的号重要人物小皇上宣统他爸、摄政王载沣紫薇小苗采购
,让全中国知道,汪兆铭能说会写,还能真的革人之命。杀掉载沣,激起全国革命者的斗志,革命也就成功了一半。

陈璧君一听汪兆铭要去刺杀摄政王,兴奋得两眼放光,说:四哥你真是一条好汉,我跟你一起去!汪兆铭说:这一去,就回不来了。你去做什么呢?

陈璧君流下泪来,哽咽着说:我去为你送行,我去为你收尸。

汪兆铭推却不过,带着暗杀团成员黄复生、罗世勋以及陈璧君,赶赴北京。他们在载沣上朝的必经之路上,开了一个照相馆,借此掩护,窥探载沣出没规律。

掌握载沣的活动规律后,汪兆铭确定了行动计划,先由黄、罗二人在载沣必经的什刹海银锭桥边埋好炸药,再由汪在载沣经过之时,引爆炸药,与载沣共归于尽。

埋炸药的黄复生和罗世勋趁着夜色出发了。陈璧君说:四哥,很惭愧我不能为你做什么。我把自己送给你,让你在赴义之前做一回男人吧。

说着,陈璧君抱住了汪兆铭。

汪兆铭做过许多为人不齿之事,却从不好色,与陈璧君朝夕共处三年,他一丝邪念都没动过,一直保持着坐怀不乱的君子风度。生离死别之际,看着陈璧君眼中舍身上祭坛的圣洁光芒,汪兆铭找到了将就的理由,拒绝深爱自己的女子,可能是更冷酷的伤害。战士汪兆铭的心即刻激动起来,抱住了陈璧君。

汪、陈二人行完悲壮的告别仪式,黄复生和罗世勋沮丧地回来了。

他们正在埋炸药的时候,巡警过来了,要不是跑得快,他们就被逮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