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空降兵雷神突击队士官练得胳膊抖拿不住筷子

2019年03月14日 栏目:旅游

隆冬的鄂北,一辆“猛士”突击车在颠簸中飞驰。车上,一名空军中士据枪、瞄准、击发,10发子弹悉数命中50米开外的固定靶。他叫方彬,空降兵部队某

隆冬的鄂北,一辆“猛士”突击车在颠簸中飞驰。车上,一名空军中士据枪、瞄准、击发,10发子弹悉数命中50米开外的固定靶。他叫方彬,空降兵部队某团“雷神”突击队四班班长。

在颠簸的车上命中目标,绝非易事,何况是百发百中。问他:这手绝活是怎样来的?方彬想了想,

空降兵雷神突击队士官练得胳膊抖拿不住筷子

吐出一个字:“练!”刚接触乘车射击这个课目时,方彬也是摸不着门道,一个月过去了,10发子弹仍然是全跑偏。“我当时心想,还能被这个难倒了?”这个安徽小伙儿倔劲上来了,虽是数九寒冬,他吃饭睡觉都在车上,摆姿势、找感觉、练击发,平均每天消耗几百发子弹,双手裂开了多道口子。

精神长时间高度紧张,让方彬每晚睡觉时耳朵里都会嗡嗡作响。坚持还是放弃?乘车射击50米内指哪打哪的绝技,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10米高的攀登楼前,战士们正在进行小组对抗训练,一名下士双手抓住绳子,两脚一蹬、身子上蹿,矫健如猴。

这个小伙子叫孙洪新,硕大的体格看起来似乎与攀登高手的形象毫不搭界,然而这个1993年出生的士官,却在去年7月举行的空降兵部队群众性大比武中打败了各路猛将,拿到了综合攀登课目的名。

在攀登课目上,孙洪新不占优势,但他告诫自己:只有顽强拼搏,才能不留遗憾。孙洪新记不清每天要攀爬多少次绳、拉多少次单双杠,只记得曾在吃饭时胳膊抖得拿不住筷子,“一上床就感觉自己散了架。”

看到孙洪新双手厚厚的一层老茧,心中一震:如今的“90后”,还有多少人手上有这样的老茧?!但这种老茧,在“雷神”突击队里并不鲜见。

当年,被誉为“铁血班长”的陈永年在空降兵部队的“海选”中脱颖而出,来到“雷神”突击队。他说:“参加‘海选’,本来只是想见识一下大名鼎鼎的‘雷神’,可没想到一来到这里就爱上了‘雷神’。”

找到陈永年时,他和战友们刚结束12公里极限训练。寒冷的冬日,他们满头大汗,身上“雾气”腾腾。极限攀爬、障碍越野、扛圆木、负重推车、特种射击……常人完成其中一项都要累个半死,他们却要不间断地连贯完成,总耗时近两个小时!

训练苦的时候,陈永年曾因极度疲劳引发痉挛,但他仍坚持训练。“因为爱,所以拼。留在‘雷神’一天,就要拼尽全力!”陈永年说。

“空降兵是一把时刻准备插入敌人心脏的尖刀,‘雷神’突击队就是这尖刀上的刀尖。”“雷神”突击队所在团团长程翔自豪地说。近年来,“雷神”突击队先后参与完成10余次重大演训任务,整建制攻克5500米高空跳伞、260米超低空跳伞等数十个风险课目,创新训法战法20多项。今年,“金鹰—2015”国际特种兵比武将在哈萨克斯坦举行,为竞争到参赛名额,“雷神”突击队的官兵们在训练场上更拼了。

:高辰

来源:

©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