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望辰幽幽 第五章 默默地看着你们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旅游

望辰幽幽 第五章 默默地看着你们他说完,就再没有多留一刻,便踩着月光和刚刚凝结的雾气,消失在长廊转角。而在杨树干后隐藏的江望辰,目

望辰幽幽 第五章 默默地看着你们

他说完,就再没有多留一刻,便踩着月光和刚刚凝结的雾气,消失在长廊转角。

而在杨树干后隐藏的江望辰,目送邢豪离开的背影之后,肃然起敬地回了一个响亮而利索的军礼。

江望辰不知道邢豪为何要如此故意“泄露”拳法给他,但既然有机会学到,那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他敬完礼,便也学着邢豪刚刚热身的动作,开始训练。他先是将行军长拳整套动作练了一遍,其中虽有若干动作卡壳,到好在记忆都还是新鲜的,江望辰努力回想之下,行军长拳终于完整无误地打完一遍。

他压抑心中的兴奋,波澜不惊地又完成了数遍,直到长拳十招每招每式都了然于胸,他方才停下,再休息片刻之后,他又趁热打铁继续练习,不过此次却如放缓速度,依照邢豪所教的要领慢慢揣摩,先将那横扫千军练了十遍,直到心中熟络要领,无须刻意,也能信手拈来得有节奏地吐纳气息,收放自如的运力,已经颇有几分风范模样,方才练习这第二招惊云风步。

时光无言,在满天星斗的闪烁中,无声流走,月华如铅,悄然地洒满幽静的军营,万籁俱寂中,只有几只蝈蝈此起彼伏地唤着,不甘地打破寂寞,而在练场的少年,也正不断挥舞着汗水,将新学的拳法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从最初的有板有眼,到潇洒自若,他只用了短短的一夜,许是恰好睡了一整个午后,又加上内心的兴奋,这一夜的苦练,反倒让他愈练愈觉得神清气爽,直到一声鸡鸣,唤醒沉睡的军人,他才有了一些困意,便在新兵开始晨练之前回了医务室。

做了简单的洗漱,江望辰躺在床上,回想起这一夜的收获,嘴角仍是美滋滋地笑着!

“行军长拳,我终于学会了第一套拳法,还是邢豪队长亲自教的!”

他第一次觉得,躺在这医务室绵柔的被单,亦是可以如此慵懒惬意,仿佛整个人亦是飘在云端,跟着美梦遨游天宇。

练场上,新兵整齐列队。

曹离照例整顿新兵:“昨日已经将行军长拳教于你们,再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除了日常的体能训练之外,其他训练都将以此套拳法展开!你们……”

“呼…………”医务室内传来阵阵鼾声如雷!

“你们要将此套拳法烂熟于心,更关键的是要灵活应用,招式……”

“呼……”鼾声阵阵,混合着清晨欢悦的鸟叫声,在这狭长的围栏上余音绕梁。

再一次被打断的曹离,压着愤怒道:“是哪个新兵,到了这个时辰还在睡懒觉?”

众人交头接耳,不敢回应。

曹离厉声道:“王霸,你个新兵班长怎么当的,怎么到了这个时辰,还有人还没起来,你也没有催促吗?”

王霸哭丧着脸,憋屈道:“曹教官,新兵们都在这啊,并没有人敢偷懒,我听这声音,像是从医务室里传来的!”

曹离疑惑地将目光投向医务室,迎接他的又是一声响亮的鼾声。

“呼……”

曹离见是医务室传来,怕是哪个伤者熬了一夜方才入眠,便只能忍着怒气,继续教导道:“我刚才讲到哪里了!”

“要灵活应用招式……”一个新兵回答道。

“哦!”曹离想了起来,继续道:“不仅要灵活应用招式,更要懂得随机应变……”

“呼……”

当曹离第三次被打断时,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你们先自行练拳,我去看看那医务室里到底是谁!”

他说完,猛然抖了下衣袖,冷哼一声,阔步向着医务室走去。他轻轻地推开门,见医务室内一片规整,除了靠近窗户旁的那张病榻上,正有人四脚朝天,呼呼大睡。口水顺着他秀气的脸蛋,湿了枕头一片。曹离一眼便认出,道:“原来是那一日与王霸切磋的小子,这几天不见,我都以为已经离开军营了,怎么还赖在这呢!”

江望辰一个翻身,抱着枕头继续闷头大睡!看的曹离只能干生闷气。

他正愁眉不展时,又有一人走进医务室,恰好是余光前来视察病情。

曹离如见救星,阻止余光进了门,又将他拉到一旁道,一脸鄙夷地盯着医务室内,怨道:“余光,这什么情况啊,这个人怎么还在军营里,我都以为他走了呢。”

余光笑道:“刑队长说了,他的伤是在这军营中受的,就让他在这里养好伤先!”

“养伤,我当然没有意见,可你看这大白天的打这么想的呼噜,影响什么训练啊!”

“那我去把他叫醒,跟他说一声的,绝不在打扰你们了!”

曹离拍着余光的肩膀道:“行,那就交给你了!”

待曹离走了两步,余光突然问道:“曹离,你说你下个月就要升少尉了,我在此提前祝贺你啊……”

曹离豪迈笑道:“那都是兄弟们抬举我了……我曹离何德何能!”

余光道:“这是你应该得到的,这些年你为军营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若是放在炎城魔御军中,其实你早就应该升为少尉了,只可惜我们边城编制有限……”

曹离讪笑两声:“没关系的……”

余光走了进来,见江望辰正在酣睡,也是无奈地将他摇醒。

江望辰搓揉着双眼,诧异道:“余牧师,干嘛好端端地把我叫醒!”

“你睡觉打呼噜,吵到人家了……”

“哦!现在是什么时辰?”

“已经是辰时了……”

“才辰时,能不能让我再睡一会儿!”江望辰无精打采道。

“不行,你若是打呼噜,影响了新兵训练,怕是会被赶出军营的,我已经和刑队长说了,你的伤好了大半,可以出来活动活动,若是天天呆在屋里,反倒会闷出病来!所以从这一周起,你就不用关在这医务处了,可以出来活动了!”

“是吗?”江望辰一扫颓势,略有激动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和他说的!”

“昨日下午!”

“难怪了!”江望莫名其妙地决然道:“余牧师,我一定要进入边城卫队,跟随刑队长身旁!”

“我见你昨天还对他一脸不屑得,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因他允许你走出房门?”余光笑道:“不过,他还说了,若是你出来敢到处惹事,他也绝对不会轻饶于你!你可要安分守己一点,明白吗?”

“知道了!”

送走余光,江望辰走出房门,万里无云的春日少有出现,耀眼的阳光将万丈光芒都留给这片山河,练场之上也受到不少眷顾,一片和煦,此时的新兵们早已经挥汗如雨,整齐地练习着。

“出拳要用力!脚步要踏稳。”曹离训斥着,见江望辰走了出来,瞥了一眼,道:“你们可要做好榜样,可不要让小孩子们看了笑话。”

江望辰口中叼着狗尾巴草,也不在意曹离的话,他认真地看着新兵们在练拳,又透过邢豪昨日的所说的动作要领,再套用到这些新兵之上,他仿佛看到练场上,那个正在打拳的人正是自己。

“高山流水,此招掌法刚猛,自上而下劈来,宛如开山巨斧,势不可挡,但其弊端也是相当明显,此时自身罩门大开,亦让敌人有机可趁,所以……”

“气贯长虹,讲究的便是这气,此招有去无回,既然决定使出,便不可犹豫……”

……

江望辰又将行军长拳的要领巩固一遍,再看这些新兵,显然并没有领悟得如此透彻了然,很多动作,在江望辰这个生手看来,都未能达标!

待又练得两遍之后,曹离打断道:“学了一天,都是自己练是不是开始觉得无趣了。”

“是!”有零星的几位新兵点头道。

“那接下来,就安排你们一对一模拟实战。”曹离点头道:“但是只能使用行军长拳,赢的一方,午饭可以加菜!”

众人一听,顿时气氛高昂,好像已经嗅到了香喷喷的米饭,配上一块硕大的香油鸡腿。

曹离又道:“但是,若是败了,那么不仅要加罚五十圈长跑,午饭也将要被减掉一份肉菜!”

众人一听,刚才的兴奋之情,被浇了一头的凉水,瞬间掉落到谷底,皆是哀声叹气,怨声无数。

曹离见众人略有消极,大吼一声:“怎么!若是还没打就先怕输,也不用打,你们全部加练,怎么样!”

众人沉默,偌大的练场上,只有江望辰一个人笑盈盈地看着。

“既然你们不想,就好好打上一场,记住若是你下手不够狠,那么挨罚的将是你自己,所以不要手下留情……明白没有?”

众人用力喊道:“明白!”

分好了队伍,对战便拉开序幕。

就连江望辰也提起了兴趣,不知从何处找来一张木凳,挪到了靠在格斗圈极近的位置旁坐了下来。

曹离道:“比赛是一组一组打的,这并不代表别人的比赛与你们无关,你们要认真观察场上的双方,要假想如果场上的人换成是你,在防守时,应该要如何应对才能滴水不漏,在进攻时,要如何才能扼住对方的咽喉,在陷入僵局的时候,又要如何找到破口,明白吗?”

“明白!”

这一斗便是一个早上过去了,二十场战斗告一段落,有人分享胜利的喜悦,也有人吞下失败的苦涩,但这些江望辰都不在乎这些,于他,虽只是旁观,但将邢豪所教的要领融入赛场之上时,他仿佛同样亲身经历了二十场战斗一般。

名山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阜阳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昌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莱芜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邢台治疗牛皮癣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