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

2020年07月01日 栏目:旅游

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坚强母亲四年挺过四次大意外。儿子至今昏迷不醒,有亲朋好友委婉地提醒肖惠凌“要做好心理准备”。肖惠凌说:“即使到最后

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

坚强母亲四年挺过四次大意外。儿子至今昏迷不醒,有亲朋好友委婉地提醒肖惠凌“要做好心理准备”。肖惠凌说:“即使到最后,我人财两空,我坚信我依然能顶下来!”

12月21日是大足中学高三学生施航参加声乐专业考试的日子。如今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他却要错过这次考试。  “失去语言及运动功能,智力下降到三四岁或将成为植物人。”12月2日,17岁的施航被送到重医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抢救后的第二天,医生对他后续可能出现的情况给予了分析和判断。  这样的晴天霹雳对于施航的家庭,尤其对于其母亲肖惠凌来说,是雪上加霜。  四年前,丈夫瘫痪。当年,婆婆也成了“半边瘫”。去年,丈夫病情复发,险些丧命。不料,在2014年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儿子又出了意外。12月4晚,为了给儿子筹治疗费,肖惠凌赶回大足,一脸倦容的她坚定地说:“这个家需要我,儿子需要我,再苦再累,我也要坚强。”丈夫瘫痪 她不离不弃  1991年9月,肖惠凌从河北国医学院中医系高等中医专业毕业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家住米粮的施大建。  1992年,肖惠凌和施大建结婚了,二人在米粮乡开起了诊所。1998年1月,夫妻俩来到大足,在丁家坡开起了诊所。  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2009年。当年7月,施大建突发脑溢血,经过抢救,命是保住了,但人却瘫痪了。  施大建住院的一个多月里,肖惠凌起早贪黑,医院、诊所两边跑,既要照顾正在生病的丈夫,又要照看诊所生意。  2009年10月,困难接踵而至。因为儿子生病,着急焦虑,施大建的母亲也突发脑血栓,导致“半边瘫”。  施大建瘫痪以后,不管穿衣洗澡、吃喝拉撒,一律是肖惠凌帮他打理。婆婆、儿子,也需要她照顾。  “成为一家人这么多年,生活在一起,肯定得照顾他呀!要是我离开了,他还能生活吗?”肖惠凌选择了坚持。  去年7月,施大建病情复发,比第一次脑溢血更严重,是脑干出血,按医生的说法“死亡几率高达99%”,但好在肖惠凌及时把施大建送去医院抢救,捡回一条命。  此后,施大建的语言表达开始出现障碍。“药没断过,现在他的状态还算比较好的了。”肖惠凌平静地说。儿子再遭意外 她选择继续坚强  丈夫、婆婆的接连打击,并没有打垮肖惠凌,相反,她的意志更坚定了:我必须坚强,不然这个家就散了!  然而让肖惠凌没想到,不幸又发生了。  12月1日晚上,正在重庆集训的施航突然感觉头痛,给妈妈肖惠凌打:“妈妈,我头痛,感觉快爆了……”话还没说完,那头就没声音了——施航晕过去了。  施航的老师刘炼立即把他送去最近的重医附属第一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必须马上做脑内血肿清除手术。”  当时,施航已经脑出血50毫升,情况非常危急。做手术必须要有亲属签字,可肖惠凌人在大足,如果等她赶去签字再做手术,就晚了。所以,在征得肖惠凌同意后,老师刘炼代签了“手术同意书”。  肖惠凌给儿子打,边哭边说:“幺儿,你一定要坚强!你最喜欢音乐,一定要好起来,去考你最想读的川音!”  肖惠凌觉得,施航肯定还有一点意识,一定能接收到她的鼓励!  短暂的哭泣后,肖惠凌心想:哭也没用,儿子需要我,我必须坚强!于是,肖惠凌带上家里仅有的5万元积蓄于当晚出发赶往重庆。  晚上11点,肖惠凌赶到了医院。施航的手术从晚上11点半一直持续到了凌晨4点。  虽然手术比较成功,截至发稿,施航仍处于昏迷状态。医生告诉肖惠凌:“这几天是危险期,施航极有可能面临以下三种情况:失去语言及运动功能、智力下降到三四岁、成为植物人。”  医生分析的可能,并没有吓倒肖惠凌。她说:“过去四年,我已经经历了太多。亲戚、朋友甚至施航的同学都打来鼓励我,担心我倒下,其实我比他们想象的更坚强,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施航医治到最好的程度。”  到12月3日,肖惠凌带去的钱已所剩无几,她不得不回到大足,找亲戚朋友借钱筹医疗费。  据悉,等施航醒来,医生会给他做“血管畸形部分切除”手术,进行活检,再诊断其是否能继续做伽马刀手术,其费用可能需要数十万,甚至更高。手记向坚强的母亲致敬  四年间,丈夫两次在生死线徘徊,年迈的婆婆“半边瘫”,儿子陷入昏迷,需要大笔医疗费,前途未卜。  四年间,四次意外,对于一个家庭,一个女人来说,其打击力都是常人无法想象、无法承受的。45岁的肖惠凌的头发全白了。  儿子至今昏迷不醒,有亲朋好友委婉地提醒肖惠凌“要做好心理准备”。肖惠凌说:“即使到最后,我人财两空,我坚信我依然能顶下来!”  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肖惠凌也曾偷偷地在夜里流泪,也曾背地里独自伤心,但她没有在困境里纠缠、消沉,终日愁眉苦脸,相反,她用坚强,用乐观,来鼓励家人,自己却默默地挑起一切重担。  “哎,这些年我看着她怎样走过来的,真觉得姐好命苦!”堂妹肖莉痛心地说。 肖惠凌却浅浅一笑:“着急、哭泣,没用,我就想办法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解决一个个生活抛给我的困难。”


临沂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江门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大连白斑疯医院
潍坊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驻马店治疗白斑病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