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三名少年逼初中女生卖处称未成年不惧犯法

2019年06月15日 栏目:时尚

三名少年逼初中女生“卖处” 称未成年不惧犯法6月23日中午,年仅15岁的赣州宁都县初一女生丽丽(化名),在校门口被4名犯罪嫌疑人(两男两

三名少年逼初中女生“卖处” 称未成年不惧犯法

6月23日中午,年仅15岁的赣州宁都县初一女生丽丽(化名),在校门口被4名犯罪嫌疑人(两男两女)强行拉至县城外一处河滩上,逼迫她到宾馆“卖处”。拒不屈从后招致拳打脚踢,丽丽奋力反抗,成功逃脱。   案发后,宁都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立即实行立案抓捕,目前已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一名嫖客)。据警方审讯调查,其中3名犯罪嫌疑人均系未成年人,强迫初中女生供人“破处”。   更令人震惊的是,警方在审讯过程中,嫌犯还供认,该县16岁女生薇薇(化名)5月被他们以类似手段“成功”强奸两次,其过程令人发指。   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却始终没哭出声  7月17日,一场大雨后的宁都县,空气中残留着几分清凉,太阳却白得刺眼。   在县人民医院,新法制报见到正在接受治疗的丽丽时,眼睛也仿佛被光刺了一下。   尽管事先知晓丽丽的年龄,但看她被妈妈搂着的样子,分明还是一个孩子——低着头,稚嫩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   治疗近20天后,丽丽的主治医生胡伟鹏医生告诉新法制报,已对左耳鼓膜穿孔的丽丽进行了大蒜膜修补,目前没有发生炎症感染,耳膜修复的治疗还算比较理想。   然而,丽丽的耳鸣、头晕症状一直持续性存在。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根据临床经验,随着时间的推移,症状消失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小。“也就是说头晕、耳鸣的症状以后可能长期伴随着丽丽。”胡伟鹏说,耳鸣症状目前还属于一个医学治疗难题,他们现阶段只能给丽丽进行一些辅助性药物治疗,若这个星期内再没有好转的话,则建议家长带她到赣州、南昌等地检查治疗。   近一个月的检查治疗下来,丽丽的两只手背满是输液留下的针孔和淤青。   不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家里,她始终习惯性地低着头,蹲在角落里发呆,晚上睡觉经常被噩梦吓醒。   “将犯罪分子绳之于法,我只希望这件事快点过去。”叙说自己的遭遇时,小女孩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却始终没有哭出声来。   一旁的父母不时哽咽,不堪的经历不但是女儿抹不掉的阴影,也是他们心头永远的痛。   女生被胁迫至城郊要求“卖处”  丽丽的噩梦发生在6月23日,距离初中期末考试还有两天。   放学后,丽丽和同学一起走出校门回租房住处(由于学校住宿有限,她与3名同学在距离学校不足百米远的地方合租了一间房)。   突然,年龄与丽丽相仿的陌生的两男两女走上前来叫住她,称找她有事,并叫与丽丽同行的同学先走。   几次询问对方有什么事后,一男子威胁道:“我们常在你们学校,不跟我们走,以后找你们学校的人揍你。”   无奈之下,丽丽上了一辆“摩的”,但偷偷地用手势暗示同学跟来,但几个同学没能领会她的意图,而跟她同坐一辆摩托车的女子上车后就一直紧抓着她的手不放。   随后,丽丽被带到县城荒郊一处河滩上,对方先是争论了一番由谁来说事,一个女子上前来,问道:“有没有交过男朋友?”   尽管觉得对方很突兀,心里同时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丽丽还是回答说:“没有。”   女子随即问道:“愿不愿意去宾馆给人‘破处’?”   丽丽这才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加重语气说:“不愿意!”   话音刚落,两个大耳光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另外两个人也围了上来,对她拳脚相逼。   “不愿意我们就对付你爸妈,把你衣服全扒了扔大街上去,让你没脸上学,让你爸妈见不得人。”   其间,丽丽甚至告诉他们,自己来了例假,但这也没能换来同情。   两名女子将她拖到河滩一处草丛里强行检查,确认事实后也没有放过丽丽的意思。   丽丽意识到对方不会善罢甘休,只好假装答应,心里则思量着在去宾馆的路上向人求救。   两次寻机逃跑均遭毒打  一名女子随后联系上一名男子,当着丽丽的面与对方一通讨价还价。在价格由2000元定为1700元后,中的男子(陈某)很快骑摩托车赶到,一行人强行将丽丽带至宁都县华泰宾馆。   一路上,仅有几辆疾驰而过的车辆,丽丽求救计划失败。   到达宾馆后,陈某在前台登记,一直紧抓着丽丽手的女子把她拉到宾馆门外,重复告诫她,对陈某要说自己17岁、念高一。   见丽丽一一应允,对方稍稍放松了警惕。   丽丽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挣脱控制往外逃跑。   为了跑得快些,丽丽甩掉了拖鞋,光着脚在发烫的马路上跑。   可还没跑出多远,丽丽就被一名男子追上,并被推倒在地,对方扯着她的头发一阵毒打。   趁对方停手打叫同伙赶上来时,丽丽再一次逃跑。   当4人骑车追上丽丽后,他们骗丽丽说带她回学校。   丽丽拼命地抱住路边一棵树杆不肯听从,失去耐心的一名男子扬言要开车撞死她,并驾车逼近丽丽,幸而被其同伙拉住。   “你们怎么在这打人呀,姑娘,你认识他们吗?”一位过路婆婆在这时候出现。   4人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留下一句“你下次还会该死”的狠话,骑车扬长而去。越来越多的路人围在丽丽身边。   嫌犯竟以未成年自居不惧法  “叔叔阿姨,谁有,借给我打给我妈妈。”遍体鳞伤的丽丽借到后立刻给妈妈打。   “妈妈,我被人打了,你叫爸爸快来救我!”   丽丽母亲刘娟(化名)依然清楚地记得6月23女儿给她打的那通,那头的声音让她的脑袋嗡嗡作响。   “爸爸上工去了,你不在学校吗?怎么会有人打你?”   “那你看下能叫谁来,妈妈,要快点呀!”丽丽近乎哀嚎。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从旁边驶过,丽丽立即上前求助,随后带领公安民警来到华泰宾馆。在调看监控录像时,来“破处”的陈某刚好从楼上下来,当场被警方抓获。   在4名嫌犯对丽丽拳脚相加、恶语胁迫的时候,丽丽曾挣扎着半告饶半警示说,你们这样做会坐牢的。对方却大笑着说:“你尽管去报警,我们是未成年人不犯法。”   这一说法新法制报在宁都县公安局得到印证。该局政工科科长曾国栋介绍说,目前已经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包括陈某),他们均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现已被刑拘在看守所。令办案人员痛心的是,3名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和那名在逃犯均属辍学后在社会闲荡的少年。被抓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审讯时以“未成年人不犯法”自居,指认现场时甚至一脸笑意。   曾国栋告诉,因为案件属于团体作案,存在一定调查和抓捕难度,所以至今还未有的调查审讯结果。案情主要涉及未成年人犯罪,再加上在一名犯罪嫌疑人还未落,具体案情还不适宜对外公布。   另有一名少女惨遭强奸  令人震惊的是,警方在对犯罪嫌疑人审讯时得知,两名女性犯罪嫌疑人在5月曾做过一起同样性质的案件。   受害人薇薇16岁,是宁都县初二女生。在被两名女性犯罪嫌疑人强行带到华泰宾馆后,在胁迫下失去“次”。事后,两名女子从“买处”者那里获利3000元,“买处”者为同一男子——陈某。   丽丽告诉,陈某在办理入住登记时跟宾馆服务员很熟络地聊天,她没敢轻易向宾馆工作人员求救。   “要是薇薇撒谎说不是处女就好了。”7月18日,薇薇父母在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义愤填膺,懊悔自己平时专顾着忙生意,没有照顾好女儿。   与丽丽不同的是,薇薇认识嫌犯中的一名女子,所以才会放松警惕跟她们走。然而,在陈某强奸薇薇时,两名嫌犯在现场帮忙拽住薇薇的双手。   因害怕,薇薇事后不敢告诉家人。   几天后,犯罪嫌疑人又找上薇薇,以“第二次后就会放过你”相诱骗和威胁,薇薇再次被陈某强奸。   薇薇每天噩梦相伴,直到丽丽的事情披露后,她才把遭遇告诉了家人。   “我女儿才16岁,孩子傻呀,5月时几天出血严重,还骗我说是来例假。”薇薇母亲说,其实他们早应该发现不对劲的,薇薇虽然照常每天做完一家人的饭菜,给弟弟洗澡,但在家的话就长时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母女俩一起出门逛街,低头走路的薇薇也一直要求回家,说不喜欢在外面呆,甚至提过辍学的想法。   还孩子一个安全快乐的环境  刘娟悲痛地说,自己曾经快乐、跟她聊天谈心的女儿再也找不回来了。   丽丽的父亲哽咽地告诉新法制报,为了多贴补一点家用,在煤矿做矿工的他一天当两班。妻子打告诉他女儿挨打的消息后,他一边赶往县城一边焦虑地猜测。直到在县城公安刑警大队见到女儿后,他深深地被女儿挨打原由以及眼前一幕所震惊。   脸肿得跟冬瓜一样,全身通红,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上全是沙土,衣服上的鞋印,脖子上的高跟鞋印。丽丽还不哭不闹地告诉父母说,她不疼。   事后,丽丽告诉新法制报,打到后来她已完全失去痛觉,接下来几天,红肿变淤青,疼痛才开始折磨她。   司法鉴定结论通知书显示,丽丽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乙级。   “我女儿还这么小,还是个孩子呀,那些人真是畜生才干出这种事。”刘娟说,他们的心都碎了。   事发后,丽丽父母一直陪着女儿看病就医。   但女儿的恶劣遭遇还没办法接受与消化,近万元的治疗费用以及后遗症的压力与负担重重地压在了心头。虽然丽丽参加了农村合作医疗、居民医保,购买了意外伤害保险,但医院方表示,意外伤害、交通事故、自杀三类医药治疗不能进入医保,建议第三方负责。   然而,截至目前,属于事件第三方的犯罪嫌疑人家属或监护人,没有任何人主动站出来承担起相应的。   据了解,办案民警曾与犯罪嫌疑人的监护人积极沟通,但未取得实效,只能建议受害人家属,在法院进行刑事诉讼时附带提起民事诉讼,由法院裁定赔偿受害人金额,并在适当时候采取强制执行。   让家属感到不满的还有学校。   案发当天下午4时许,刘娟主动联系上丽丽的班主任,里班主任称自己并不知道丽丽下午没来上课。几天后,丽丽父母找到学校,校长表示截至当天,还没人向他汇报这个事情,只是说了解情况后会积极配合公安破案调查。   学习期间,接连有类似恶劣犯罪行为的发生,学校是否有?校园安全问题是否应该引起了学校领导、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呢?这样的疑问,没有人给她作出解答。   悲伤、愤慨的交加都不足以形容两对父母的情绪,让“恶人”早日受到法律严厉制裁,或许才是他们盼望的一个让内心可以平静的说法,还孩子一个安全、快乐的成长环境,仍旧是他们所祈盼的。

痱子区别
小儿癫痫
微信小程序如何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