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俞敏洪器重的尚德获客营销矛盾难解刘通博难撕虚假广告退费难套路贷标签

2020年11月20日 栏目:教育

俞敏洪“器重”的尚德 获客营销矛盾难解 刘通博难撕虚假广告、退费难、套路贷标签编者按:2019年第三季度,尚德机构交出了一份不算合格的“
俞敏洪“器重”的尚德 获客营销矛盾难解 刘通博难撕虚假广告、退费难、套路贷标签 编者按:2019年第三季度,尚德机构交出了一份不算合格的“成绩单”,财报之下,尚德机构收缩营销与获客锐减的矛盾依然无解,财报之外,尚德机构的口碑也正在显现。  亏损持续、股价大跌 获客营销矛盾难解  11月22日,尚德机构公布了2019年Q3财报。财报显示,尚德机构Q3的营业收入为5.273亿元,同比增长2.0% ,但亏损也在持续,Q3净亏损为1.298亿元,同比缩窄24.6%。  对此, 尚德机构CFO李亦鹏表示:“鉴于获客成本多重影响因素和宏观经济趋势的不确定性,我们进一步调整营销策略,开源节流。从第二季度净亏损呈现收窄态势后,第三季度的净亏损也同比收窄至1.298亿元,而2018年第三季度为亏损2.263亿元”。  尚德机构CEO刘通博则表示:“三季度我们持续在获客方式多样化上发力,旨在吸引更多学员,从而扩大在线学习平台用户的总数并提升用户的学习频率和粘性。”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尚德机构销售费用的下降使净亏损有所缩窄,但尚德机构的获客能力也在降低。财报显示,尚德机构第三季度的销售费用为4.3亿元,同比减少20.8%;第三季度的新生入学人数为95286人,同比下降20.8%。  财报发布后,资本市场反应强烈,尚德机构股价报收2.45美元,下跌6.13%。距离尚德机构IPO仅20个月,对比IPO当日最高价14.08美元,股价已经跌入“谷底”。  尚德机构难摘的三大标签:虚假广告、退费难、套路贷  事实上,在上市之前,尚德机构算得上是资本的宠儿。天眼查资料显示,成立于2003年的尚德机构,曾获得来自经纬中国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新东方的数千万元B轮融资和兴旺投资等的C轮融资。其主要业务是提供职业资格证书培训、学历培训和职业技能培训等服务,课程涵盖自考、财会、人力、教师、司法、金融等领域。  2018年3月,尚德机构赴美上市,成为中国教育企业赴美上市时市值最大的教育公司。俞敏洪作为其股东之一曾称其“比新东方还要成功”,不过,今年6月份,新东方投资事业部总经理赵征,代替俞敏洪出任尚德机构独立董事。  但上市之后的尚德机构,不仅一直被“营收增长”与“亏损扩大”这两个矛盾的词缠身,还因虚假广告、退费难、套路贷等问题屡被媒体曝光。  天眼查页面显示,尚德机构一共被监管部门作出行政处罚6次。今年5月16日,北京市石景山区市场监管局依法对尚德机构在线教育科技公司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近28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这是尚德机构继2018年7月因虚假广告问题被罚90万元后,再次因同样问题被罚。  起因则是,尚德机构自2018年11月2日至2018年12月2日,在手机端的UC浏览器上发布了上述招生广告,广告费用为5万多元。但经市场监管局调查核实,学员一年学完相关的专业课程后并不是就取得了本科学历,尚德机构教育没有颁发学历证书的权力,要想取得本科学历还要参加国家的统一考试,其发布的上述广告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  今年5月份,据中国新闻质量网报道,山东学员李女士投诉尚德机构存在“虚假宣传,没有充分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在本人不知情,且非本人操作情况下签署网贷,并利用不公平格式合约设置退费障碍。”  事件起因是,李女士于2018年12月19日,在尚德机构通过微信报名汉语言文学课黄金条款班,费用合计8736元。在上了17节课后,对课程质量不满意,提出退款要求,但是尚德机构却以李女士已经签署了培训服务协议,并且超出了30天为由,拒不退款。而对于该服务协议,李女士表示并不知情,“这份服务协议此前我一无所知,协议上也没有我的签字,只有尚德机构机构单方面盖章。”  不仅如此,李女士还陷入了“套路贷”。在报名之初,尚德机构要求提供了身份证和银行卡,说为了分期付款,但尚德机构私自将其用于办理贷款用途。贷款为期12个月,除去首付874元,共计7682元。贷款按10%每月向名为 “融易分期”的第三方贷款服务机构偿还。“报名通过微信完成,每次都会收到一堆验证码,并立刻提交给了尚德机构,至于为什么,来不及思考,他们也未提及。”李女士说。  今年4月份,央视发表微博《知名培训机构惊现“霸王条款”!万元网课承诺无条件退款,竟说变脸就变脸?!网友:“尚德机构”还是“丧徳”?》,曝光了尚德机构存霸王条款,退款难的问题。报道称,2018年6月21日,乔阳通过朋友介绍,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向“尚德机构”账户付款9980元,报名了“行政管理、现代企业管理VIP专本连读班”,对方承诺15天内无条件全额退款。因无暇顾及“专升本课程”,其在报名后的第四天申请退款,但尚德机构却要扣除25%的注册费,称签署的协议上标明24小时之后退学。但乔阳表示自己并未签过任何协议。这并非个案,报名尚德机构课程的消费者遭遇退款难,在全国各地均有发生。  实际上,上述问题不止今年才出现。早在4年之前,《北京晚报》就曾报道过尚德机构退课难的问题。当时的报道提到,购买课程的学员认为课程及教学内容不如意想要退课,就会遭遇尚德机构方面以“办理延期”为由,拖延办理退款。此后,尚德机构还召开会议解决学员问题,处罚了相关责任人,并同时推出了“报名15天无条件退费”的新政策。而2016年,《法治周末》同样报道称,因不满教学质量,数百名尚德机构机构学员遭遇退课难问题,并且尚德机构方面还让购课学员贷款买课,在合同中安插“贷款缴费不得以任何理由申请退款”协议等“霸王条款”。  综合来看,在被媒体屡次曝光的情况下,尚德机构依然未作出改善,而是任由三大标签贴在自己身上。但随着政策的下发,监管将日趋严格,而尚德机构这样打着法律擦边球、置用户口碑不顾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或成为了刘通博无法回避的考验。清远白斑医院
清远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清远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清远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