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傲世九重天 第六章 初见楚飞凌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历史

傲世九重天 第六章 初见楚飞凌嗯,泣个莫氏家族的高午突然呈现的消息文字版更新最快到一定要向家族汇报0看来,莫氏家族已经开始向我黑魔脱

傲世九重天 第六章 初见楚飞凌

嗯,泣个莫氏家族的高午突然呈现的消息文字版更新最快到一定要向家族汇报0看来,莫氏家族已经开始向我黑魔脱手了哇……

李文德狼狈的爬起来,心惊胆颤的逃之夭夭,连手下们的尸体也不管了…

而此刻,那被人‘引,走的楚阳正若无其事的在山林间一处山坡上盘膝坐着,引领天地灵气入体修炼

那里有什么人‘引,他走?这家伙只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是一招很简单的挑拨;并且手段很拙劣,至于黑魔中计还是不中计……,千我鸟事?

两家原本就有仇,不挑拨也会打得死去活来只不过我这是给他们制造一个出手的借口罢了至于他们动不动那就无所谓了,区区一位二品王座,随时遇上随时杀,没啥大不了的,放过也不成恬固然,若是因此而引起两大家族大战,那就更好……

“这位小兄弟,和莫家有仇?”一个声音清雅的响了起来,似乎就在楚阳的耳边

楚阳大吃一惊,马上有些毛骨悚然♀个声音毫无征兆的呈现,自己在事先竟然没有半点觉察就算是九品王座,也不成能做到这一点,但这人却做到了!

那岂不是就说明:这人功力远远的在自己之上?

正在打坐的楚阳心中大惊,几乎要跳了起来;但却是控制住自己,淡淡地道:“是谁在装神弄鬼?”

一声淡淡的笑声,空气之中一阵氤氲,一个青袍人现身世来,就在楚阳面前不到三丈的距离,饶有兴趣的看着楚阳

“小兄弟的剑法认真是不错”青袍人见他脸色平淡丝毫不受惊的样子不由有些嘉许的道

“是你”楚阳的眸子在暗夜之中闪亮了一下

“你记得我?”青衣人有些意外

“我在酒楼之中探听消息的时候,你在我身后一刻钟呈现;你进来的时候正有人在谈论八大公子”楚阳静静的道:“你进来之后,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要了两个青菜,一碟花生,还有一盘牛肉;一壶酒≡始至终,每说一句话但你却只吃了几粒花生,牛肉只吃了三片酒,也只喝了半壶而在你进来之后,整间酒楼,就被我包了……也没有人再进来

楚阳哼了一声他的记忆力可说是天下无双,又是在这等步步危机弱肉强食的中三天,岂能不更加留意∴衣人的行为,被他一点也不错的说了出来

“小兄弟的记忆力真是令人叹服!你说的一点都不错”青衣人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他能够记得自己其实不值得奇怪,奇怪的是他连自己的酒菜吃喝了几多居然也能说出来,这却是不容易的多了口道:“竟然能在那么多人之中,清晰的记住我这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楚阳盘坐未动,淡淡地道:“这其实不算什么;问题是……,你现在来,可是要酬报我的一饭之恩?”他微笑的抬起头:“你在酒楼中吃的那一顿饭,可是我付的钱!我以为,你是来还我的人情”

“小兄弟记忆力超人,没想到这份定力更是令人叹为观止!”青衣人叹息一声:“见到小兄弟,我却是油然而起一股爱才之心”

“说说你的来意;你应该不是来找我聊天的”楚阳淡淡的笑了笑;这个青衣人一呈现,他就知道这人的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但却很奇怪的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应该不会伤害自己!

这样的感觉对楚阳来说还是两世为人第一遭!

楚阳自己也是奇怪的要命:凭什么翱凭什么你会认为人家不会伤害你?楚阳,你不会是脑残了吧?素昧平生的一个人,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你却一见面就确定对方不会伤害你?简直是神经病了啊

但不知怎地,内心中这一个清晰的感觉却是骗不了自己

所以楚阳心中矛盾,立即唤醒了介

自从九劫空间之中布好了那一个奇怪的阵势,介就一直在里面练功匕此刻听到楚阳呼唤,立即出来,却马上吓了一跳:“你怎么招惹上这么一个怪物?”

“怪物?”楚阳在意念之中惊讶的问道

“简直是怪物!”介很严肃:“这个人…对你来说,深不成测!”

“对你来说呢“楚阳哼了一声,问道:“他是什么修为?”

“他隐藏了实力,就算是隐藏之后的实力,也是刀皇五品!若是他铺开了隐藏,已经到了刀皇九品巅峰!即将突破刀君的境界!”介很是慎重的道:“但你要注意他的随身佩带兵器,却是剑!”

“这么说…这人隐藏修为的时间,应该会有很长的时间了”楚阳闻弦歌而知雅意

“不错”介道:“你要小心应付;随时铺开心神,若这人有歹意,需要时,必须由我接管身体逃命!”

楚阳神色一凛

以介的实力,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在!前就能够硬拼景梦瑰数百高手全力一击;此刻又是在经过那个奇异的大阵提升之后,这样的修为居然在接管身体之后也要立即逃命,而不是杀敌?

这个青衣人得强悍到了什么境界?

就在这心念一闪之中,对面的青衣人却是眉头一皱

就在刚才,他分明感觉到一股足以令自己恐惧的气息,古老而又凄凉,若有若无的扫过自己的身体;似乎自己所有的伪装,都在这股气息之下,无所遁形!

虽然这股隐晦的气息只是一闪而逝,但他却是从心中由衷的提防了起来

“我自然不会找你聊天,但我却需要你的辅佐”青衣人和善地笑着:“你就欠好奇我的身份吗?”

“好奇又有什么用?你既然易了容呈现,你会说你的真实身份吗?”楚阳冷哼一声

“额?哈哈哈……,眼光不错!”青衣人笑了起来,对面前这个少年越来越感兴趣

他自从在酒楼第一眼见到楚阳,不知怎地就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年油然升起一股亲切的感觉,所以他才会在此时呈现

一番接触下来,更是越来越欣赏,对方的记忆力定力胆量谈吐面对自己这种远远跨越他的大高手还能不骄不躁,着实是令他欣赏

就算是自己,在这等年纪的时候……,也不如他吧?

青衣人突然想深入的了解一下这个少年,他的眉宇之间那种神态,实在是像极了自己的少年时候啊嗯,面貌依稀跟自己也长得有些相悔…

这让青衣人心中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自主的心中一痛,一阵柔软

“你见到我,没有惊,没有慌,没有怕,没有逃;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青衣人微笑着在楚阳面前也学着他的样子,盘膝坐了下来

“这还需要理由么?”楚阳心中一松,轻笑道:“若是你来杀我的,你我修为相差太大,我根本逃不了0所以非论是我惊慌还是害怕逃命,都只会给你增加一种快感,而你既然是来杀我的,那就是我的仇敌,我为何要让你增加一种快感?”

楚阳微笑:“就算杀人,杀一个不竭挣扎的人跟杀一个死光临头却面不改色的英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了英雄,心中会不是滋味≥然冤仇再大,也是如此♀就是人的心理……,我既然逃不了,那我就要你杀人也杀的不痛快那才是对你的报复!为何要逃跑给你快感?”

青衣人大笑,道:“不错!但我若不是来杀你的人呢?”

“你若不是来杀我的,对我没有敌意,那我为何要惊慌害怕逃跑?”楚阳撇了撇嘴0

青衣人马上怔住

这少年的为人处世,却是别具一格!

“你今年多大了?”青衣人有些叹息的问道∧中却是不无凄凉的想道:若是我儿还在,想必也有这么大了;只不过决不会有他这样的成绩……

“快二十岁了”楚阳挑挑眉毛;他这句话玩了心眼;他现在十八岁,但,就算整个九重天来说,在十八岁达到锦的,也是绝无仅有!他可不想被人当作怪物

快二十岁给人的错觉就是:十九岁多了,马上就要二十岁了嗯,二十岁达到锦虽然也是惊采绝艳的绝顶天才,但比起十八岁的冲击力却要小很多了……

至少,上三天的家族之中的天才们也有人能够有这样的成儿…

就算是将来拆穿,也有理由辩白:我说快二十岁,可没有说十九岁半吧?难道十八岁就不是快二十岁?

“还不到二十岁……,如此年轻!”青衣人果然是这么想叹息一声,眼中闪过失落之色:我的孩子此刻若是还活着,应该才只有十八岁吧?

想到这里,看着楚阳的眼神,就越发的有些平和下来

这个青衣人,正是从上三天下来寻药的楚飞凌!他为了寻药便利,直接将下来的出口选在了沧澜战区最近的处所但一下来之后,就感觉到不对劲,似乎……,有人在对自己

这种危险的感觉,让他在这等很是时期立即应变,这才找上了楚阳;他其实不怕仇敌,但却怕担搁了寻药

(今天思绪缭乱,从凌晨起床码字到现在,一万三千多字,写了好几个情节,终于还是全盘推翻,从这里开始

月票终于还是被爆了,今天二十四号,二月份到现在为止已经更新了八十章,平均每天一万字的更新很多哥们还在说不给力……,我很委屈,也很郁闷:到底应该怎么样才算给力呢?

二月份我都没怎么下楼,几乎一个月除吃饭睡觉就是码字,连烟都是事先买了几条;到底怎么才算给力呢?汇)

京都儿童做检查大概多少钱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电话
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排名
韶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郑州看白癜风多少钱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